四月初。空氣中稍來溫暖的氣息,將寒冬的積雪逐漸融化,春櫻開始接力綻放美麗,帶給人們季節轉換的全新感受,日本各地的人們紛紛開始為迎接所喜愛的春季準備熱鬧的節慶祭典。而在這個櫻花盛開的季節中,東京淺草地區一條開滿一葉櫻(八重櫻)的街道上,  有一場重現傳統且精采絕倫的祭典 : 浅草観音うら一葉桜まつり「江戸吉原おいらん道中」 (中文 : 淺草一葉櫻祭「江戶吉原花魁道中」)。

一葉櫻祭是淺草觀音後街(浅草観音うら)的重大祭典之一,而淺草的這片區域在古早江戶時期原本就是被幕府劃分為吉原遊廓,專門提供男性顧客們尋歡作樂的煙花場所,也就是花街或風化區,在全日本各地的遊廓規模之中,以吉原遊廓是屬最大。而遊廓中有各階層的遊女工作者,其中以太夫或是花魁的地位與等級是最崇高的,花魁也就是江戶時期最高階的性工作者。

為了紀念原本這塊區域的江戶文化風情,因此從2003年開始,於每年4月第2個週六舉辦這個祭典,今年2017年已是第15回了。一葉櫻祭重現了江戶時期花魁被尋芳客欽點,從住所出發前往揚屋(あげや),也就是與客人會面的招待料亭,這段路程上花魁的盛裝遊行場面就稱之為「花魁道中」。

活動從早上就開始舉行,早上有小學生的遊行、跳蚤市場和一些街頭表演等活動,下午才是重點戲 : 「花魁 (おいらん)遊街」,大約在下午一點開始。非常值得前去觀賞,不過一定要早點去,因為前來觀賞的人潮非常之多!

 

我於去年(2016年4月9日)這天參加了淺草一葉櫻祭,並用圖文紀錄下這場精采且美麗的祭典活動 :

這天太陽公公賞臉,天氣很好,我坐電車到淺草站出來就看到隅田公園的櫻花祭正在舉辦中。

已是賞花末期,感覺花況不佳了。可愛的和服妹花比人嬌~ 不小心就跟著他們走了一小段路 (笑)。

不過我今天的重點不是這裡,而是從這裡大約15分鐘步程的小松橋通一帶,此時心中非常期待等一下能欣賞到花魁遊行!!

但是…與我同行的夥伴居然大遲到!! (怒) 等到我們趕到現場附近時,沒想到在幾條街外就看到非常多的人潮,其中外國遊客也是多得很誇張,讓我們頓時驚呆,心想不妙了!!!今天可能什麼都看不到了! 幸好我和夥伴二個人都長的很嬌小,一直在人群中鑽來鑽去,總算佔到一個還能看得到舞台的位置。

我們到的時候其實活動已經開始了,雖然耳邊一直能聽到演奏的日式音樂,但等了很久還是依舊看不見遊行隊伍,原因是因為花魁行走的速度非常地緩慢,大約跟烏龜有的比拚。

人潮很擁擠加上陽光很強,站得大家都心情煩燥,我前面還有日本人和外國人發生爭執,所幸後來很快就平息了。等了許久終於等到遊行中打頭陣的隊員登場。

首先。打頭陣的是傳統藝術文化團體 吉原 狐社中所帶來的「吉原の狐舞ひ(吉原狐狸舞)」,源於吉原地區一帶的傳統舞蹈,在江戸時代每年的大晦日(除夕) 表演,最左邊那個紅頭髮狐面(きつねめん)是福神的化身。

在江戶時代著名的浮世繪師-葛飾北斎的浮世繪中也有將吉原的此一特殊場景用繪畫紀錄下來。

圖檔資料來源 : 国立国会図書館デジタルコレクション – 葛飾北斎『隅田川両岸一覧 下編』「吉原の終年」

表演隊舞中除了表演者之外,還有囃子方(樂師),分別以吹笛、鼓、太鼓…等樂器演奏。

 

頭戴著狐狸面具的表演者手上還會拿著御幣,或者御幣上還會掛著鈴噹,還有拿著扇子的。

接著終於迎來了以牛車之速前進的花魁遊行隊伍,而且共有二組,陣仗非常浩大。

可能因為花魁走太遠又太久,所以又走到了舞台後方休息。又由剛才的「吉原の狐舞ひ」成員登場,這些表演者以逗趣又誇張的表演方式讓現場的大多數人都開懷的笑著。

接著是武士刀表演者登場,演出了一場華麗的武士刀比劃秀。

接著邀請到一位國寶級的女優 丹阿弥谷津子さん來口述一長段文字,但我不認識她,我也聽不懂內容…抱歉。

稍做休息的花魁終於又登場了,上台演出如何應對客人、侍茶的一幕,動作流暢平穩、舉止又優雅。

整場表演完畢之後,花魁又要起駕回去了,那麼開始來說說花魁遊街的陣容 :

花魁的最前頭會有男役提著燈籠開路(提灯持ち),而燈籠上通常都會印有專屬於這位花魁的定紋。

接著花魁前面的這兩名貼身的年輕小女侍稱之為「禿(かむろ)」,手上拿著的是花魁的用品。「禿」的年紀都非常輕,大約是10歲左右的見習生,是專為遊女、花魁打理各種瑣碎雜事並一邊努力學習遊女或花魁的養成技藝,大多數都是窮苦人家的小孩被送進遊廓裡,一旦踏入遊廓,則受到嚴格的管控,一點自由和自主性都沒有,除非家裡有錢或是有情的男人能為她贖身,否則應該至老至終都很難踏得出這塊被禁錮的煙花之地。

接著就是主角「花魁」。

花魁身上的和服與打扮極盡華麗與誇張,一層又一層的絲綢一直疊加,大約總重約20 公斤,這樣的手工縫製和服稱為「裾引き」,另外她們衣服的後領都會開很大而且拉的低低的,露出雪白的迷人後頸肌膚。腰前的結帶(だらりの帯)垂在前面,又長又重,會繫在腰前也是為了脫衣服方便 (因為她們也是性服務工作者)。頭上還頂著又大又誇張像蝴蝶造型的髮髻,稱之為「伊達兵庫」,又稱為立兵庫。髮髻會隨著遊女之間的比較和地位的攀升愈來愈高、髮飾簪子愈來愈多且誇張,據說大約總重約有4公斤。臉上和後頸也會塗白,然後再畫上豔麗的妝容。

另外花魁的腳上還踏著塗黒、六寸(約20cm)高的專屬木箕,稱為”三枚齒下駄(げた)”。是為了突顯身份地位。又高又重(約4公斤)的木屐,和全身上下加起來總重大約30公斤的行頭(是在做重訓嗎?),因此行動上是非常困難的,在走路時是需要有壯丁隨侍(肩貸しの男衆)在旁,供花魁能搭著他們的肩膀以致於避免重心不穩而跌倒。而他們行走的步伐姿勢也是非常獨特的,有分為「外八文字」和「內八文字」,大約就是每一步都要把腳腳踏出去畫個半圈再往前走一步(木箕沒被甩出去也是很厲害的),所以才走得這麼龜速緩慢…。不過花魁打扮的這麼美麗出場,是該好好地、慢慢地在街上展示,享受大家聚焦的眼光也是沒錯啦~ (笑)。

緊接著花魁後面還有數位隨從,有「新造(しんぞう)」(年紀比禿大一些的年輕女孩,或是年紀已經太大的遊女),還有撐傘的侍從(傘持ちの男衆)以及保鑣…等。

這天太陽很強,花魁身著這麼重的衣服,最外層那件我個人覺得根本像是棉被般厚重,要在這樣的天氣中表演真的是很強大。不由得在心中佩服起這些表演者的體力和耐心,以及敬業精神。

而豔冠群芳的花魁們一生中讓無數的達官貴人、富商巨賈拜倒裙下。不過其背後的心酸苦楚、度日如年的寂寞、成長歲月中多少年的養成訓練及遊女之間的爭客、爭地位、爭行頭…等爭鬥又豈是凡人所知的。就像櫻花般在寒冷的氣候中慢慢生長含苞待放,最後脫穎而出,在最青春的年華綻放出絢麗且迷惑人心的花朵,美麗但卻又短暫,如同櫻花隨風飄逝,傾城絕色的花魁、遊女們短暫人生(大約二~三十歲就可能去世了)也慢慢的謝幕,就像電影《惡女花魁》中的許多情節一樣,這又何嘗不是他們的一種悲哀呢。

這張是所有當天參與花魁遊街演出的藝能者的團體合照,這樣一層一層的排列坐著,好像日本女兒節娃娃擺飾般。

如果對這個傳統的文化祭典有興趣的話,不妨來親眼觀賞一次,非常的精采,不過切記要早點來到現場,因為這個祭典活動一年比一年知名,人潮實在是太多了。而且若想看完整的表演的話,最好佔到舞台區附近的位置。

 

浅草観音うら・一葉桜まつり

日期:2017年4月8日(星期六)
※如遇雨天時則順延至翌日4/9(星期日)

時間 : 10:00~16:00 (遊行時間大約是下午1點開始)

相關資訊與活動DM請見 : DM1    DM2
地點:淺草4丁目〜千束 以淺草小松橋通為中心
電車交通:

  • 搭乘東京Metro地鐵日比谷線到「入谷站」站步行約10分鐘
  • 搭乘東京Metro地鐵銀座線到「淺草」站步行約10分鐘
  • 搭乘都營地鐵淺草線到「淺草」站步約行12分鐘
  • 搭乘東武晴空塔線 (Sky tree線)到「淺草」站步行約10分鐘

留言